当前位置: > 能源文章 > 气候变化 >

美国哥大教授萨克斯:全球能源互联网将有效解决气候问题

作者:admin 时间:2018-05-15 15:55 来源:中国网财经 点击:次 字体大小:

    近年来,与世界各地的人们一样,纽约人也面临着人为造成的特大暴雨、海平面上升、夏季热浪、冬季大规模风暴等气候变化问题。我们为此还制定了耗费200亿美元的抵御洪水计划。去年,整个美国因气候灾害而导致的损失达到最大值,估计在3090亿美元左右。

  由于石油巨头游说组织牢牢控制着特朗普政府,国家已经停止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通往气候安全之路正在迅速关闭。

  气候变化主要由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的燃烧及其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所导致。(驱动因素也包括农业生产的排放和土地用途的变化。)因此,气候安全的关键是脱碳:从化石燃料转向风能、太阳能、水能和核能等零碳能源。

  因此,地球的未来主要靠能够产生化石燃料优势的少数地方:美国和加拿大、欧盟、中国、印度、俄罗斯和阿拉伯海湾国家。在上述国家中,围绕20世纪的石油煤炭巨头和21世纪的零碳能源现实需要之间的斗争正在展开。化石能源行业及其供养的政客们正在加班加点,保持我们对石油和天然气消耗产品的依赖。他们遵循的剧本就是烟草巨头——为了保持公众对于香烟的依赖而奋斗了数十年。

  烟草巨头应该为众多癌症患者负责;而石油大亨由于导致全球变暖及其带来的可怕后果,本身也威胁到人们的生命。

  香烟和化石燃料都是作用缓慢的杀手。两者逐渐对人体产生作用。一方面使用者断然否认这一事实,一方面营销人员不断进行推广,在混乱中谋求机遇。两者都以自己的方式让人们上瘾。他们都由强大的公司生产,各自都有朋党身居高位。

  然而在许多方面,由于长久以来我们的生活和繁荣依赖所致,化石能源问题更难以对抗。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全球性的,并非局限于某一地区或国家。有谁能离得开汽车、飞机、家庭供暖和电力?

  事实上,30多年前人类第一次发出全球变暖警告以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都没有采取明确的国家或全球行动计划。

  由于几十年的延误,我们现在又一次陷入了深渊(虽然石油巨头们一再掩盖或否认这个事实,但这一事实却不容争辩)。

  以下是一些科学基础知识。全球变暖取决于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以百万分子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单位数量来衡量)。二氧化碳越多,地球的温度就越高。

  自(1750年左右)工业化开始以来,二氧化碳水平从280ppm左右上升到2017年的407ppm。2017年,地球平均温度比估算的工业化前平均温度高出1.17摄氏度,或2.1华氏度。

  二氧化碳水平和温度都在持续上升,特大暴雨、热浪、洪水、海平面上升、森林火灾和其他灾难的可怕风险也会因此增加。

  因为作物本身对温度、降雨量和其他气候条件高度敏感,粮食供应面临着风险。

  由于大气中的一些二氧化碳溶解在海洋里,并产生与苏打水一样的酸性(碳酸),对海洋生物造成灾难性影响,海洋也处于可怕的危险之中。

  因为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的燃烧,人为排放到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增加,气候安全之路正在逐渐关闭。

  一种可能的解决办法是将碳予以储存,这意味着我们要捕获使用化石能源所产生的二氧化碳并将其泵入地下。但是这个方法操作起来耗费代价太大,存在争议,因此不太可能起到决定性作用。

  结束对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的依赖,是我们最好且最经济的选择。

  但是我们有多少时间?科学家们长期以来一直警告我们将变暖保持在2摄氏度(3华氏度)以内,但我们连这一目标的一半都没有达到。我们最伟大的科学家们告诉我们,甚至2摄氏度变暖的目标对人类来说都太过宽纵。

  詹姆斯汉森博士是我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同事,他在美国宇航局工作了30年,是宇航局知名的气候专家。他警告我们说,即使将变暖控制在远低于2摄氏度的水平,人类引起的变暖还是会导致南极和格陵兰的部分冰盖发生分裂,进而导致海平面上升高达6-9米。

  事实上,地球上一次像现在一样温暖,或者稍微温暖一些的时候(大约12万年前,当时的地质时期称为伊缅间冰期),海平面就比现在高出大约6-9米。对于居住在曼哈顿等小岛上的人类来说,这决不是好消息。

  2015年,关键目标是要将气候变暖限制在“远低于2摄氏度的温升水平”这一全球承诺在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和其他世界领导人签署的《巴黎气候协议》中提出,并为世界各国所接受。

  当然,特朗普承诺放弃的也是这份全球协定。

  然而,如果我们认为特朗普在这个放弃气候安全的计划中孤军作战,我们就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想想在国会中为共和党领导人的竞选支付账单的石油巨头。在他们的影响下,二十二名共和党参议员写信给特朗普,敦促他退出《巴黎气候协议》,放弃人类生存的规则,转而采用石油巨头的规则。

  我们能否找到一种方法将变暖上限维持在2摄氏度?

  答案是肯定的,但需要明确的目标和政策来实现零碳能源体系。气候科学为我们提供了基本框架:到2050年,我们需要结束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到本世纪中叶,我们需要一个基于零碳能源的世界能源体系。

  目标听起来很远大,这实际上成本低而且切实可行,此外还有一个主要的附加好处:可以减少空气污染和水污染。

  我代表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指导的智囊团(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行动网络)最近发布了一份关于如何在美国东北部实现能源体系脱碳的详细报告,其中当然也包括纽约市。

  调查结果令人振奋。到本世纪中叶,通过与加拿大合作将美国的风能和太阳能与加拿大的水电关联起来,美国东北地区绝大部分可以实现零碳能源运作。

  在不同的季节,电力将跨过两国边界向双方输送。加拿大的水电站将成为供应美加互联电网的巨大电池。当美国的风能和太阳能过剩时,加拿大水库将进行蓄水,在美国的风能和太阳能供应不足期间进行水力发电。

  利用这种清洁电力,区域经济的其他地方可以实现全电气化和零排放。

  汽车和公共交通将采用电动形式,而且目前已经在朝着电动方向发展。建筑物也采用电力供暖。飞机和大型船舶将转而采用同样由可再生能源生产的合成液体燃料。

  低碳能源系统转型(基于风能、太阳能和其他低碳能源;电动汽车;建筑用热泵;智能电网和高效电器等)的成本正在迅速下降,并且非常有希望实现只占据收入的1%不到。

  与此同时,随之而来的益处将拯救地球。

  当然,美国发展低成本清洁能源的巨大潜力并非仅限于东北部地区。西部各州也拥有巨大的太阳能潜力可供挖掘,其中也包括来自墨西哥的太阳能。美国中西部地区风力资源丰富。类似的示例数不胜数。

  低成本的最佳解决方案是依靠北美庞大的零碳能源建立美国-加拿大-墨西哥电网。

  关心气候和地球人士的底线是:即使共和党人控制着议会,特朗普大权在握,我们也不要沮丧。如果我们尝试,我们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而且全球的势头仍然向好。

  我最近在中国北京参加了一次重要会议,中国政府邀请来自世界各地几十个国家的代表设计一个全球性的解决方案,就像我为美国规划的方案那样。

  中国这项令人印象深刻的提案名为“全球能源互联网”,将包括风能、太阳能、水能、核能和其他能源在内的世界优质零碳能源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大型互联的全球传输系统。依靠清洁、互联的能源和车辆、建筑物和工业的电气化是全球实现从化石能源向零碳能源快速转变的基础。

  尽管多年来没有采取行动,而且气候灾难正在增加并给人类造成真正威胁,但我们还是有希望做出改变。

  我们现在已经找到通往气候安全之路:到本世纪中叶,实现化石能源向零碳能源的转变。我们现在也了解了可以以低成本实现目标的主要技术:零碳电力;车辆、建筑物和工业的电气化;以及智能电网和智能家电的能效。

  我们甚至已经制定了美国和全球范围的路线图。

  的确,未来充满艰辛,但必将来临。石油游说组织继续大撒竞选资金。即使是环保领袖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也支持增加一条石油管道,以维持石油大省——艾伯塔省的政治支持。结果是狭隘的既得利益与人类的需求相悖。

  但是只要继续努力,我们就会实现目标。

  纽约市已经创造出一种方法,来帮助打破政治僵局。今年1月,纽约市宣布将石油巨头诉诸法庭。如果纽约人要支付200多亿美元的资金来保证城市免受海平面上升和洪水的威胁,就让故意“妨害公众利益”的石油行业来买单。这是一个好主意,而且法官可能会接受。类似的诉讼现在正在全美各地和全世界涌现。

  最后,我仍然相信,人类的需求必将胜过一些目光短浅既得利益者的狭隘利益。

  2018年世界地球日快乐!敬请期待更多成果!

  萨克斯是哥伦比亚大学大学教授和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行动网络负责人。

上一篇:揭示《巴黎协定》目标下非洲极端气候变化   下一篇:没有了

  • 政府部门
  • 社会团体
  • 科研院所
  • 能源企业
上海信用卡代办 www.syhcfp.com 福州发票 www.d1pos.com 微整形 www.1177999.com 沈阳开发票 青岛发票 淘宝刷钻 早教 易发棋牌 www.dlzengzhi.com 郑州信用卡代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