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行业资讯 > 其他清洁能源 > 水电 >

我国小型水电厂转变低收益困局有序发展是关键
发布时间:2011-07-12

“知道是现在这个样子我就不搞了。”小水电投资者李伯玲当初看中国家给小水电的优惠政策以及小水电稳定的收益率,但“如今年年都亏或者基本持平”。

     2002年,国务院批准“十五”期间在全国建设400个水电农村电气化县,恰逢全国性电荒出现,小水电资源丰富的省份开始引发小水电投资热潮。李伯玲认为这是小水电的春天,他于是和3个朋友筹资280万在清远清新县投资了一个小水电,“等着七八年后坐着赚钱”。但目前投资者们遭遇了未曾意料的困境。

      电价之困

      为鼓励小水电的发展,中国政府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20世纪60年代初,就出台了“自建、自管、自用”的三自方针;在税赋政策上,在1994年初实行新税制之前,小水电仅征收电站收入的5%为产品营业税,1994年起改为6%的增值税,远远优惠于大电站征收17%的增值税;与此同时,银行还设立了专项贷款,用于支持地方小水电的建设。

      “但这个价格从2001年到现在一直没变,物价却早飙到天上去了。”李伯玲抱怨说。他向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年6个工人工资就花掉14万、100多万的银行贷款利息差不多有12万,这两部分就能用掉一年的所有发电收入。”此外,还有机组折旧费、地方税收、水资源费、价格调整资金以及强制性社会保险等。“我们这个小水电站收入最多的一年是42万,大部分情况下是20万左右。”他说,“如果上网电价再不调高,我们至少再需要多花三四年才能收回成本。”

      事实上,小水电在清新县的上网价格在全国已算名列前茅,其平均上网价格水平为0.3954元,最高时则到0.45元。

      而相比于广东,“湖南、四川等省份就更惨了。”卢章合说,“湖南的小水电价全年平均不过0.235元。”卢章合是阳山粤能电力有限公司的主要负责人,投身小水电开发近30年。

      “水电平均上网电价要比火电上网电价低得多。”李伯玲说,“这很不公平,法律明明规定‘同网同质同价’的。”目前,中国水电平均上网电价要比火电上网电价低0.1-0.2元/千瓦时。

      “小水电上网电价低的状况形成有其历史原因。一方面小水电本身存在季节性问题,大电网常常并不乐意接纳小水电。”水利部农村电气化研究所所长程夏蕾分析,“另一方面人们习惯性地认为水电成本比较低。实际上,这是认识上的误区,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小水电实现同网同价。”

      “如果不能实现同网同质同价,也要对小水电进行成本核算,根据成本,再核定上网电价,保证小水电能够正常运营。”程夏蕾说,“对小水电上网电价按低价位一刀切,显然不利于小水电的发展。”

      “现在小水电的电价,总的来讲是偏低的,应该给一个合理的价格。”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说。在他看来,尽管电价在政策方面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解决方案,但地方有能力有条件做一些尝试。

      “不过这个需要一个具体的分析,不能说你破坏环境也给你那么多钱。”史立山说,“我们发现现在很多小水电电站管理比较弱,关于小水电应该有一个要求,当然过去也有,但是一直没有按照这个要求来建设。”

      4月19日,由国家发改委、环保部、水利部、国土资源部四部委组成的小水电调研组到四川调研,史立山为调研组成员之一。4月22日,调研组在总结会议上称:“四川小水电存在管理方面的问题。”

设备落后,开发无序

      卢章合负责的粤能,依靠着50多个工人总电机组容量近6万W的3个小水电。粤能对无人值班控制系统、简易水机自动操作器这些新技术并不感兴趣。“老板不想冒这个风险,你想想,更新这样一套设备至少要投入三四百万,而它(新技术)所起到的作用只是减少了二三十个工人而已。”他说,“我们给每个工人每个月的工资就1800元而已,你想哪个更合算?”

      至今,“我们现在的机组和控制系统还是六七十年代的,”卢章合说,“但这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发电率,唯一的麻烦就是24个小时都需要有人值班。”

      国际可再生能源民间合作组织主席童建栋认为,中国小水电“安于现状,对开发应用先进技术缺乏热情,造成中国很多小水电技术明显落后于国外。”近年来技术创新变成了小水电企业自己的事,而企业又常常是承包经营的,使得经营者只注重眼前利益,缺乏长远意识,不愿花钱去做技术创新。

      “由于近半数的电站运行年代较长,加之近年来管理薄弱、规划滞后、缺少相应的法律法规,当前还存在着一些问题。”水利部水电局局长、国际小水电组织协调委员会主席田中兴说,“一些建成年代较早的小水电站,受当时技术水平、经济条件的制约和多年运行、老化的影响,普遍存在机组效率差、水能利用率低、安全隐患多等问题,同时部分小水电配套电网因多种原因,未能纳入全国农网改造范围,故障多、网损高。”

      此外,这些年来,不少小水电项目在未充分考虑下游生产、生活和生态环境用水需求的情况下,过度开发利用水能资源,造成河道断流、脱水,影响河流生态环境时有发生。比如,由长江上游小水电“圈地开发”、怒江水电开发引发生态破坏等事件,外界对“小水电”开发的争议一直不断。

      在史立山看来,随着气候变化,环境问题突出以及提高当地百姓生活水平的需要,如何开发小水电资源已经到了“重新思考其定位的时候了”。

      随着中国电力迅速的发展,特别是电网的改造,“解决大部分用电问题应该是没有问题了,所以,现在小水电的建设应该从国家能源这个大的角度(来考虑),解决能源问题,解决地方发展问题,从保护环境这个角度上来统筹协调。”

      调研组指出,直至目前,大部分的小水电资源已经得到了充分的开发,“十二五”规划中提到的1.28亿千瓦,已经算到了非常小的支流上了。因此“目前建设小水电应该按照一个整个流域来建设,而不是一个电站一个电站的建。”史立山说。

      如何做好移民工作则是小水电面临的另一个难题。在史立山看来,应该坚持先移民、后工程,把促进库区经济社会发展作为水电开发的重要目标。

      但关于如何统筹以上的这些问题,史立山并不乐观:“说得简单做起来难。能源、国土、水利、环保四个部门大家应该一起来解决这个问题,共同来制定一个要求。”

小水电“功不可没”

      在2010年的中国水能资源开发研讨会上,田中兴介绍,中国小水电资源区位分布与中国相对贫困人口区位分布基本一致,在促进中国中、西部地区特别是老、少、边、穷地区农村经济社会全面发展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而在节能减排方面,小水电在替代化石能源,减少污染物排放方面更是功不可没。资料显示,按照2008年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供电标准煤耗349克每千瓦时计算,中国小水电一年的发电量相当于节约标准煤5600多万吨,相当于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4亿吨、二氧化硫排放70多万吨。农村电气化建设中的“以电代柴”,特别是2003年以来,国家启动的小水电代燃料试点和扩大试点工程,使80多万农民实现了小水电代燃料,保护森林面积350万亩。

      史立山认为,除了定规则、重监管以外,更为重要的是思考如何统筹流域上下游,并结合周围环境的治理,结合农村经济发展和拓展农村就业渠道,因地制宜创新开发理念和模式,把小水电发展放在增加清洁能源供应、减排温室气体及应对气候变化这样大的背景下统筹考虑,为小水电的健康发展创造一个好的环境。

      而国家对小水电的政策扶持力度则远远不足。“十一五”期间全国建成的水电农村电气化县,项目总投资271亿元,其中中央补助投资15亿元,占总投资的比例仅为5.5%,与“十一五”规划每年中央投资8亿元有较大差距。而按照国家批复的《2009-2015年全国小水电代燃料工程规划》,每年约需中央补助资金8亿元,但目前中央投入小水电代燃料的资金每年只有3亿元。

      “单从单个电站的经济实力考虑,小水电是一个弱势行业,小水电将来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社会效益、环境效益以及其公益性的地位是否会得到全社会的认可。”童建栋说,“将全社会作为社会效益、环境效益的受益者为小水电发展付出一定代价是合理的,也是一种‘双赢’的安排。但问题是社会并不会主动付出这种代价,而需要去争取。”

      对于小水电的未来,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贾金生则较为乐观。在他看来,“‘十二五’期间,中国将同时推进大水电和小水电的协调开发,小水电的优势是大水电无可替代的,发展小水电仍将是政策支持的方向。由于生态和移民投入增多,中国水电上网电价将呈现持续走高的趋势。”

      2010年末,小水电总装机达到5800多万千瓦(约占我国水电装机和发电量的30%);年发电量由2005年的1209亿千瓦时增加到2010年年末的2000多亿千瓦时。

      “我国对电力的需求将保持稳定增长的态势,小水电又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前景。”水利部副部长胡四一在首届“中国小水电论坛”上说。

      “中国对小水电建设虽然也在提生态补偿机制,但就实践而言,目前的生态补偿是不到位的,如何补偿都还没有明确的规定。生态补偿应与小水电上网电价挂钩,并且生态补偿应该是双向的。国家对生态型水电站进行补偿,开发者同时拿出钱对当地进行补偿。”程夏蕾说,“比如我们提出绿色电力的概念,如果经论证是生态型的电站,上网电价可以适当提高。增加的电价部分,就可以再次投入到生态建设。”在她看来,这才是一种良性循环的做法。

版权所有: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 CopyRight 1979-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51717号-5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