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行业资讯>生物质能
全国人大代表李寅:出台支持生物质能清洁能源供暖的政策建议
发布时间: 2022- 03- 28

2020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上郑重提出“中国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今年中央1号文件要求,发展农村生物质能源。《国务院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提出,以节能环保、清洁生产、清洁能源等为重点率先突破,增加农村清洁能源供应,推动农村发展生物质能。生物质能具有绿色、低碳、清洁、可再生等特点,在广大农村地区具有分布广、供应稳定的优势,发展生物质能是全面实现乡村振兴的必然要求,也是落实我国减排承诺的重要内容。

为了实现“碳中和目标”,我国正在加紧推进能源体系清洁低碳发展,推动低碳能源替代高碳能源、可再生能源替代化石能源。而在可再生能源中,完全具备替代化石能源天然禀赋的只有生物质能。工业文明所需的所有能源商品,生物质能均可提供。而且在全球呈现普遍性、能源价值高、可获取性强等特性。

我国目前在能源调整规划中,把风电和光伏作为主要抓手,他或许可解决电的替代,但是热负荷、气、油则无法解决。在煤电被逐步去产能的今天,由于煤改气、煤改电陷入成本瓶颈,而风电和光伏不能实现稳定供能,生物质能正成为工业生产用能最佳替代角色。从全世界可再生能源利用来看,生物质能源终端使用占比超过了50%,尤其是在欧洲生物质能源在新能源中的比重超过60%,远远超过风能、太阳能。欧洲有相当一部分国家,把生物质能源作为基础能源。尤其是生物质供热,在欧洲可再生能源供热中,占比超过了80%。

一、我国当前生物质可利用量和生物质发电现状

我国城乡每年产生各类有机废弃物(含农林剩余物、生活垃圾、生活污泥、畜禽粪污、果蔬剩余物和工业有机废渣废液等)大约在63亿吨左右,折合标煤约8亿吨。其中,林业剩余物1.6亿吨,农业剩余物9.8亿吨,生活垃圾5亿吨,生活污泥8000万吨,畜禽粪污38亿吨,工业有机废渣废液8亿吨。

生物质热电联产是目前最有效、并经济可行的供能模式,已经形成了非常完整且成熟的产业链。根据统计,截止2021年底,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达到3798万千瓦,相等于两个三峡电站的装机。其中,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装机容量2129万千瓦,农林生物质发电装机1559万千瓦,沼气发电装机110万千瓦。其发电量达到1637亿千瓦时,上网电量达到1380亿千瓦时,生物质清洁供热面积将近2.1亿平方米,工业供热约达到20亿吉焦,可为1.8亿城乡居民提供一年的清洁电力。同时,处理各类农林废弃物超7000万吨,处理城乡生活垃圾约1.6亿吨,在防治农村废弃物无序处理,改善人居生态环境,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等多方面发挥着其重大作用。生物质能的发展已经可替代约7260万吨标煤,减排CO2达1.9亿吨;同时实现替代化石天然气约1.3亿立方米,替代约360万吨化石燃料,可处理约200万吨畜禽粪污。

二、发展生物质能供暖的必要性

当前有机废弃物能源化利用率不足5%。未来,若我国有机废弃物能源化利用率提高到50%,每年则可增加100亿吉焦热能(若折合为取暖面积约200亿平米)、1.2万亿千瓦时电能、660亿方生物天然气和6000万吨高品质有机肥。每年可替代4亿吨标煤、1200万吨化肥。年减排二氧化碳10亿吨、二氧化硫960万吨、氮氧化物300万吨。同时,生物质能产业可拉动县域社会投资3.6万亿元,解决240万劳动力就业问题。

我国生物质能源化利用主要是以发电为主,其他非电利用方面发展较为缓慢。从“十三五”治理雾霾、防治大气污染经验来看,最难的环节是散煤替代。中国每年7.5亿吨散煤消费量中,约2亿多吨集中在县域和农村地区。从现有各类替代散煤(生活和冬季取暖)手段的经济性来看,生物质能供暖成本是最接近燃煤的,在生物质富集地区,生物质能取暖成本甚至低于用煤成本。供热是关系民生、经济发展、社会和谐稳定的重要问题。县域、农村供暖一直是难题,县域、农村地区采用生物质能供暖可就地取材,利用秸秆、畜禽粪污和有机生活垃圾,以产业化项目为依托,通过生物质热电联产、厌氧发酵生产沼气及生物天然气,可以很好地解决解决县域、农村清洁供暖难题。

但由于生物质发电补贴拖欠、支持政策摇摆不稳定、应该等到支持政策不到位等因素,严重地挫伤了投资者的热情。

三、政策建议

1、尽快解决生物质发电项目补贴拖欠问题。电价补贴拖欠问题已经是生物质发电行业面临的最大挑战,尤其是对民营企业面临较大的生存压力。除了通过加大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电价附加征收力度外,建议国家发行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债券等手段,尽快解决存量发电项目补贴拖欠问题。

2、优先保障生物质热电联产企业的发电补贴资金及时到位,全部恢复2019 年5 月之前一直都是农林生物发电补贴的优先支付政策。生物质热电联产是唯一需要购买原料的新能源,企业的正常运行关系到周边企业的生产和周边居民的取暖,是北方地区冬季首要民生,应优先保障此类民生项目补贴资金,给予优先发放发电补贴资金,保证项目现金流。

3、保证生物质热电联产项目发电上网电价稳定,生物质发电项目目前还不具备退坡条件,不要搞与竞价并网,给投资者信心。

4、生物质清洁供热实行同煤改气、煤改电同等清洁能源供暖改造相同政策支持。

5、给予生物质热电联产项目专项财政支持。支持生物质发电企业进行热电联产改造,对改造企业给予投资支持。建议政府牵头建设供热管网,对积极满足地方民生供暖需求、改造任务重、改造成效明显的项目进行贴息或者其他财政支持。将原料收集加工机械纳入国家农机具补贴范围。


  • 上一篇:
  • 下一篇: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生物质能

全国人大代表李寅:出台支持生物质能清洁能源供暖的政策建议

2022- 03- 28

2020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上郑重提出“中国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今年中央1号文件要求,发展农村生物质能源。《国务院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提出,以节能环保、清洁生产、清洁能源等为重点率先突破,增加农村清洁能源供应,推动农村发展生物质能。生物质能具有绿色、低碳、清洁、可再生等特点,在广大农村地区具有分布广、供应稳定的优势,发展生物质能是全面实现乡村振兴的必然要求,也是落实我国减排承诺的重要内容。

为了实现“碳中和目标”,我国正在加紧推进能源体系清洁低碳发展,推动低碳能源替代高碳能源、可再生能源替代化石能源。而在可再生能源中,完全具备替代化石能源天然禀赋的只有生物质能。工业文明所需的所有能源商品,生物质能均可提供。而且在全球呈现普遍性、能源价值高、可获取性强等特性。

我国目前在能源调整规划中,把风电和光伏作为主要抓手,他或许可解决电的替代,但是热负荷、气、油则无法解决。在煤电被逐步去产能的今天,由于煤改气、煤改电陷入成本瓶颈,而风电和光伏不能实现稳定供能,生物质能正成为工业生产用能最佳替代角色。从全世界可再生能源利用来看,生物质能源终端使用占比超过了50%,尤其是在欧洲生物质能源在新能源中的比重超过60%,远远超过风能、太阳能。欧洲有相当一部分国家,把生物质能源作为基础能源。尤其是生物质供热,在欧洲可再生能源供热中,占比超过了80%。

一、我国当前生物质可利用量和生物质发电现状

我国城乡每年产生各类有机废弃物(含农林剩余物、生活垃圾、生活污泥、畜禽粪污、果蔬剩余物和工业有机废渣废液等)大约在63亿吨左右,折合标煤约8亿吨。其中,林业剩余物1.6亿吨,农业剩余物9.8亿吨,生活垃圾5亿吨,生活污泥8000万吨,畜禽粪污38亿吨,工业有机废渣废液8亿吨。

生物质热电联产是目前最有效、并经济可行的供能模式,已经形成了非常完整且成熟的产业链。根据统计,截止2021年底,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达到3798万千瓦,相等于两个三峡电站的装机。其中,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装机容量2129万千瓦,农林生物质发电装机1559万千瓦,沼气发电装机110万千瓦。其发电量达到1637亿千瓦时,上网电量达到1380亿千瓦时,生物质清洁供热面积将近2.1亿平方米,工业供热约达到20亿吉焦,可为1.8亿城乡居民提供一年的清洁电力。同时,处理各类农林废弃物超7000万吨,处理城乡生活垃圾约1.6亿吨,在防治农村废弃物无序处理,改善人居生态环境,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等多方面发挥着其重大作用。生物质能的发展已经可替代约7260万吨标煤,减排CO2达1.9亿吨;同时实现替代化石天然气约1.3亿立方米,替代约360万吨化石燃料,可处理约200万吨畜禽粪污。

二、发展生物质能供暖的必要性

当前有机废弃物能源化利用率不足5%。未来,若我国有机废弃物能源化利用率提高到50%,每年则可增加100亿吉焦热能(若折合为取暖面积约200亿平米)、1.2万亿千瓦时电能、660亿方生物天然气和6000万吨高品质有机肥。每年可替代4亿吨标煤、1200万吨化肥。年减排二氧化碳10亿吨、二氧化硫960万吨、氮氧化物300万吨。同时,生物质能产业可拉动县域社会投资3.6万亿元,解决240万劳动力就业问题。

我国生物质能源化利用主要是以发电为主,其他非电利用方面发展较为缓慢。从“十三五”治理雾霾、防治大气污染经验来看,最难的环节是散煤替代。中国每年7.5亿吨散煤消费量中,约2亿多吨集中在县域和农村地区。从现有各类替代散煤(生活和冬季取暖)手段的经济性来看,生物质能供暖成本是最接近燃煤的,在生物质富集地区,生物质能取暖成本甚至低于用煤成本。供热是关系民生、经济发展、社会和谐稳定的重要问题。县域、农村供暖一直是难题,县域、农村地区采用生物质能供暖可就地取材,利用秸秆、畜禽粪污和有机生活垃圾,以产业化项目为依托,通过生物质热电联产、厌氧发酵生产沼气及生物天然气,可以很好地解决解决县域、农村清洁供暖难题。

但由于生物质发电补贴拖欠、支持政策摇摆不稳定、应该等到支持政策不到位等因素,严重地挫伤了投资者的热情。

三、政策建议

1、尽快解决生物质发电项目补贴拖欠问题。电价补贴拖欠问题已经是生物质发电行业面临的最大挑战,尤其是对民营企业面临较大的生存压力。除了通过加大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电价附加征收力度外,建议国家发行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债券等手段,尽快解决存量发电项目补贴拖欠问题。

2、优先保障生物质热电联产企业的发电补贴资金及时到位,全部恢复2019 年5 月之前一直都是农林生物发电补贴的优先支付政策。生物质热电联产是唯一需要购买原料的新能源,企业的正常运行关系到周边企业的生产和周边居民的取暖,是北方地区冬季首要民生,应优先保障此类民生项目补贴资金,给予优先发放发电补贴资金,保证项目现金流。

3、保证生物质热电联产项目发电上网电价稳定,生物质发电项目目前还不具备退坡条件,不要搞与竞价并网,给投资者信心。

4、生物质清洁供热实行同煤改气、煤改电同等清洁能源供暖改造相同政策支持。

5、给予生物质热电联产项目专项财政支持。支持生物质发电企业进行热电联产改造,对改造企业给予投资支持。建议政府牵头建设供热管网,对积极满足地方民生供暖需求、改造任务重、改造成效明显的项目进行贴息或者其他财政支持。将原料收集加工机械纳入国家农机具补贴范围。


Produced By 澶ф眽缃戠粶 澶ф眽鐗堥�氬彂甯冪郴缁�